新浪首页 | 产权频道 | 新闻频道 | 财经频道 | 理财频道 | 科技频道 | 汽车频道 | 投资中国 | 城市联盟 | 联信融通

首页 > 热点专题中心   

外资银行的“礼物”

http://www.sina.net 2006年12月26日 17:22 当代金融家杂志

  编译/邓忆平 许苏友

  【编者按】

  过去的10多年中,新兴市场经济(EME)国家均放宽了对外国直接投资(FDI)进入本地金融体系的限制,而跨国大银行通常会利用世界各国的不同法规进行监管套利。

  在监管那些既大且结构复杂的金融机构时,东道国的监管者常常会感到无所适从,甚至会引发东道国、母公司和子公司之间的冲突。一旦外资机构对东道国本土银行的投资生变,可能会在深度、流动性及信息有效性方面对整个市场参与者起到负面作用。这也是中国金融业在2007年以后不得不关注的重要话题。

  2004年,国际清算银行下设的全球金融系统委员会发布了名为“从东道国视角看外资银行进入新兴市场经济”的报告。本刊摘要编译献给读者。

  竞争和效率

  外资银行的直接投资(FDI)进入东道国后所带来的影响,总体来说大大有益于东道国的金融系统和经济

  外资银行所带来的新技术、新产品和新管理,一般都有助于提高企业的运营效率:而新参与者的进入,在加剧市场竞争的同时也提高了市场效率。由于外资银行与海外资源有广泛接触,因此他们通常比本土银行拥有更多的稳定资金和借款形式。他们还拥有广泛的地缘信贷组合,因此会避免因东道国处于紧缩周期而让自己受牵连。

  -对银行效率的影响:

  在新兴市场国家和工业化国家中,外资银行的进入对银行效率的冲击是不同的:在新兴市场国家,外资银行的子公司比本土银行享有更高的利差和收益,而在工业化国家则相反。外国银行进入使本土银行的毛利、收益和全部的费用都减少。此外,外资银行进入对效率的影响似乎是自进入时即发生,而不依赖于市场占有率。对阿根廷,哥伦比亚、土耳其、澳洲、法国、德国、西班牙、英国和美国的研究,都支持了这些结论。

  -对市场的影响:

  既可能是来自新竞争者的真实进入,也可能是为追求提高利润(包括市场竞争力)而进入银行业的结果。

  这些截然不同的结果,可用新兴市场国家和工业化国家发生兼并的不同原因来解释。外资银行进入新兴市场国家是处理金融危机的结果,而外资进入成熟经济则是出于竞争压力。而且与工业化国家相反,在新兴市场国家,跨国兼并和收购会导致行业集中度进一步上升。

  例如墨西哥和土耳其,1994年~1997年间,尽管外资银行的进入提高了集中度,但竞争的强度并未下降。对墨西哥银行系统的进一步研究表明,1997年~2002年,市场竞争压力在下降。当然,在墨西哥案例中,对银行兼并导致竞争加剧下结论可能还太早。

  外资银行还可以通过引进科技和关键技术,来提供更多适合当地客户的金融产品,促进当地的金融发展,提高效率。外资银行在墨西哥衍生市场所扮演的角色就是印证:外资银行在总资产占82%的情况下,在衍生交易中所占比例达到了94%。小型外国银行在对公司业务、衍生品、政府债券及货币市场中扮演了主角。他们通常在位于墨西哥市的独立机构经营,并为大的企业客户提供范围广阔且量身定做的各种产品。虽然他们在墨西哥银行体系中只占4%的资产,但却占据了 33%的衍生市场。此外,被墨西哥财政部按季选定的6个做市商中,有4个是小型外国银行。

  值得一提的是,近期研究表明,为了应对市场日趋集中可能造成的负面影响,外资银行的竞争起到了缓冲器的作用。例如,银行行业集中增大了公司的融资障碍。但在拥有大量外资银行比重的国家,这种效果受到了抑制。

  稳定器+风险传染源

  对于新兴市场国家(EME)来说,外资银行的进入对本地银行的关联贷款文化会形成冲击。但随着外资银行的参与加深,东道国经济也将更多地暴露在包括其他国家在内的外资银行的投资链中

  在新兴市场国家,财富通常高度集中,本地银行的董事会成员、股东和大借款人之间往往是紧密相关。然而,外资银行一方面没有这种“关系户”,另一方面,其分散的股权结构也不鼓励这种行为,所以外资银行可以避免卷入关联贷款。可以说,外资银行在为那些经历过严重金融危机的新兴市场国家带来新资本的同时,也为当地引进了来自其母国的监管惯例。

  当投资没有收到预期效果时,跨国银行比本土银行拥有更多的投资替代选择,并更有可能“割肉出逃”。而作为新兴市场国家的本土股东,由于通常拥有既得利益以及面对更高的交易费用,他们很难做出本土以外的替代性投资选择。另外,由于大型外资银行所使用的现代技术主要依赖一些重要数据,而这些数据在新兴市场国家很难获得,特别是有关中小企业的数据更难获得,因此外资银行经常会选择放弃这块市场。于是迫于竞争压力,本地银行便开始对中小企业提供谨慎的限量贷款,或者不得不承担风险对这些财务不透明的企业提供更多的服务。

  无奈的是,金融市场和企业与经济的联系正在日益全球化,这使得一个市场发生的事件会飞速影响其他市场。这种影响会沿着两个方向作用:一方面,当某个国家处于紧缩时期时,作为全球多元化实体的一部分,外资银行在当地的子公司可能会成为一种东道国内在的稳定因素。另一方面,当其他地区发生重大事件时,外资银行也可能会成为外在影响辐射到东道国的传染源。因为当外资银行股东的母国或那些他们同样有投资的国家发生动荡时,外资股东总行的政策会做相应调整,并传导给驻东道国的子公司。

  在危机时期,有一个方法可以用来检验外资机构贷款的稳定性,即通过对比外资银行在当地和跨国借款行为上的差异来完成。那些建立了当地机构(如子公司或分行)的外资大银行,出于对建立分支网络所需巨大固定成本以及获取市场份额的考虑,在危机时期似乎很少会缩减营销或“割肉出逃”。研究发现,在巴西、阿根廷和墨西哥,离岸贷款比在岸贷款更加变化无常;同样,在中东欧国家也发现了类似情况。

  研究还发现,在银行信贷的增长和波动中,银行的稳健性本身而非所有者结构也是重要因素。在岸的外资银行,一般都鼓励当地存款人享受其提供的“安全投资转移服务”,即允许在危机发生时,客户将资金从本土银行转到外资在东道国的分支机构中去,以保持东道国存款的稳定性。有数据表明,随着外国银行在东道国金融系统比重的增加,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当地银行业危机的可能性。

  当前有关风险传染源的研究表明,在1980年代和1990年代初,日本的金融问题曾透过日本银行业在美国抵押贷款市场中的操作被传输到美国。而那些在新兴市场国家开展在岸和离岸业务的美国银行,对美国自身经济状况的敏感程度,似乎已超过了对新兴市场东道国的增长率和利率的敏感程度。

  此外,当一国银行系统的所有权高度集中在单一外资手中时,外资母国所遭遇的不利打击则可以轻易地席卷和颠覆东道国经济。例如在新西兰,5个最大的银行占据了整个新西兰银行系统资产的90%,而其中有4个都来自澳大利亚。由此可以得出结论,由于澳大利亚投资者的高度集中,使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经济之间相互依存度过高,如果澳大利亚的金融不稳,无疑将会对新西兰产生非常不利的影响。同时,由于经济关联度很高,一旦发生危机,澳大利亚的母公司也将很难提供稳定自己跨国系统的措施。

  在一些拉美国家的银行,外资占比最高的几乎都是西班牙的银行(见图 1)。这使人们担心,只要其中一国发生危机,就可能会影响到所有外资银行的投资决策。举例来说,2002 年,由于在阿根廷出现严重亏损,西班牙的银行集团BBVA卖掉了它在巴西的子公司。而另一家定位于零售和消费金融的银行SCH,也出售了其秘鲁子公司以及墨西哥子公司25% 的股权;同时,BBVA却加大了它在墨西哥的参与程度。在东欧,大多数外资都来自欧盟国家,其中,奥地利的银行在东欧一些国家的银行业中占据了重要位置。

  显然,如果FDI来自不同国家,其结果会使银行系统因风险分散化而获得相应利益。

  无心插柳柳成荫

  外资银行进入东道国初衷是争夺大企业市场,但市场的传导作用却使大、小企业都有可能受益

  中小企业(SMEs)在新兴市场国家扮演着重要角色,他们会占到企业总数量的90%,并且在企业雇员(在很多国家超过50%的比例)和经济附加值方面都举足轻重。中小企业也是新兴市场市场化改革的主要源泉,而获得信贷对他们的生存具有决定性意义。对小企业来说,最重要的信贷提供人之一就是商业银行。同时,作为主要的金融中介,银行在新兴市场国家本身就扮演着比发达国家更为重要的角色。

  前面谈到,人们普遍认为外资银行会对东道国产生积极影响。然而在上个世纪末,也有许多人抱怨说,外资机构一直仅仅对财务透明的大公司情有独衷,对中小企业融资则会设定高门槛。迄今为止,在银行的资产组合中到底有多少贷款提供给了中小企业,一直是有关中小企业融资研究所关注的重点。针对上个世纪末开放本地金融市场国家的一系列著名研究已表明,外资大银行进入这些东道国后,中小企业贷款在其资产组合中的占比普遍很低。

  但这并不意味着小企业一定遭遇灭顶之灾。有关这方面最全面的研究是Clarke et al 于2002年所做的调研报告,该报告是基于对36个国家4000多个企业的调查数据。作者发现,外资银行的进入,总体来说降低了东道国所有公司的融资限制。虽然该项研究也表明,外资银行参与本地金融体系后,大企业的确比小企业获得了更多资金筹码,但是却没有发现外资进入后对小企业构成了伤害。

  值得一提的是,即便外资银行进入东道国市场通常会垂涎于大企业客户,但小企业也会间接受益。因为外资银行在批发业务高端市场挑起的竞争升级,会迫使实力有限的本地银行另辟蹊径,转而去筛选那些最值得信任的低端中小企业贷款客户。

  *****************************************************

  外资银行带来六大影响

  影响1:外资银行进入新兴经济国家,会大大有益于东道国的金融系统和经济。新技术、新产品和管理技术提高了效率,而新参与者也加剧了市场竞争,提高了市场效率。外资机构的存在,可能对新兴市场资源日趋集中所造成的负面影响起到缓冲作用。

  影响2:即使在东道国的经济紧缩期,外国银行仍可以被视为一种稳定因素,但它们也可能成为外部市场动荡的传染源头,尤其是当东道国的银行系统的控制权被高度集中于单一国家时,将难以尝到分散风险的甜头,因为源起国外的冲击波可以轻易倾覆和吞没东道国经济。

  影响3:外资银行的进入同样会给小型企业或财务不透明的企业贷款带来积极影响。研究表明,虽然大型企业会因外资银行的存在获益最丰,小企业也并没有受到损害。

  影响4:外国投资者带来的新资本可以产生额外收益,尤其是那些遭受金融危机严重打击的国家。相对于本土企业而言,外资银行机构的融资支持自然会更青睐外国公司。然而,不要把来自母国的支持视为理所当然,因为做出这样的决定同样耗费很多资源,诸如要考虑未来的收益和开销,包括在法律上和声誉上所付出的成本。而且,东道国的存款人(或贷款人)所能获得的支持和金融资源可能也会因此而减少,这取决于东道国特殊的法律环境和组织结构。

  影响5:外资银行引进的风险管理惯例,同样提升了新兴市场国家的银行运营效率。本土银行在被国际大银行接管后通常会经历彻底的变革,而跨国银行的母公司也会指示其子公司降低在国外的资产暴露,甚至关闭开设在国外的分支机构。在“正常”时期从全球角度看,这种战略没有错,而如果处在危机阶段,这一政策将使分支机构风险处于不易分散的境地。当然,尽管在全球范围内进行风险管理的确可以给国际性银行带来实惠,但是母公司并没有任何义务担保用某些分支机构的收益来填补另一些机构的损失。

  影响6:东道国如果想在外资银行本地机构建立过程中获取最大收益,应该为此采取一些激励性管理措施,因为有些时候,跨国银行会单方面照顾母公司利益而削弱其在东道国的分支机构。


爱问(iAsk.com)

发表评论】【收藏此页】【关闭窗口
 相关链接
第二批外资银行落子在即 上海银监局厉兵秣马2006-12-26 10:02:18
九家外资银行率先获准“改制” 注册地均在上海2006-12-25 10:23:22
吸引外资银行 北京将建三大产业园区2006-12-19 17:13:43
外资银行布局“中小企业攻略”2006-12-19 13:37:45
北京:三套产业政策抛向外资银行 中资银行紧张2006-12-19 09:48:35
主攻中小企业 国内银行增加与外资银行竞争筹码2006-12-19 09:13:40
青岛现代服务业风生水起 省内外资银行最密集区2006-12-18 10:34:15
2007年 外资银行“紧盯”四川房地产企业2006-12-15 11:50:21


X 中国产权周刊
(第233期)

国务院推进事业单位改革
  ...[全文]

推荐 一季度国企利润同比下降9.1%
动态 泛亚交易所被传整顿过关 政府回应复函不是批文
焦点 郭树清:新三板还未正式报批
视线 人民日报:稳中求进 央企发挥中坚作用
业界 北交所成功举办意大利地产项目投资推介会
研究 金融改革释放利好消息 未上市公司股权交易升温
人物 王学斯:区域性、开放型产权市场理论研究与实践
 




独家运营商及销售合作伙伴:北京联信融通咨询有限公司(BEIJING LXROTO CONSULTING.,LTD)

合作咨询电话:010-65869269/09-1055  传真:010-52012769

http://www.lxroto.com  E-mail:investment_china@sina.com

新浪支持:(010)82628888 转6265,6379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1996-201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